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韵春诗页

——让我们在文学艺术的天空 逆风起飞 冒雨收获

 
 
 

日志

 
 

那一抹夜色  

2013-07-31 08:10: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自  陈  琳


原创叙议散文:那一抹夜色 
作者:散文家陈琳

    冥冥之中,我总是追忆着那个模糊的日子。
    那天,夜幕沉沉垂落,我在陌生的小站,下了车。
    独自徜徉在小街上,举目一片迷茫。路灯闪烁,若明若暗,迎面来风好冷。。
    我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哪里去?裹着黑色的孤独,我欲唤无声。
    穿过杂乱的小巷,借着溶溶月光,我,终于叩开了一扇门,一扇圣洁的门。从那天起,我 便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飘逸,唯我独知的世界。
    说不清是哪一根琴弦触动了我,说不清是哪一声颤音捉住了我,使我夜夜沉浸在朦胧的氛围之中,漫步在微妙的感觉之上。
    每当夕阳西下,我总是紧紧地将门关死。帘儿早早垂落,我总是怕,怕郊外的樟林会听到我阵阵急促的心跳,怕那高高的电线架能窥见我莫名的心事。
    而今,我裸露了所有的心绪,还是不敢裸露那梦。
    就这样,我时而似奔腾的急流,一泻千里;时而,我又成了静静地湖水,无息无声;时而,我想炽热地倾诉;时而,又凝固成白色的冰雕。
    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变化无常?那个无月无星的夜晚,我终于像大山一样倒下了,原来我病了。
    就在那一天,我终于懂得了:不靠岸,是不能靠岸;不走近,是无法走近,生命的“时差”已无情地横在我们之间,我恨,恨那无法超越的距离。
    我只好含着泪,对着无人的山野,释放我所有的狂澜,对着无人的孤岛,掷去我所有的骚动。然后,吹一束黑色的寂寞无声地潜入地下。
    在那里,我将再不痛苦地禁锢自己,我将赤裸一个男人的所有珍藏,燃起那片爱的荒丘。
    我不会感到羞愧,我为自己能具有这样一种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具有的体验和抉择而由衷的欣慰。
    你说:“你是一个很冷酷的人,”
    我不怕冷酷,我只怕心灵虔诚地渗透;我只怕冰下涌来阵阵急流。
    我不会再浮起什么嗜望,等在季节的容颜已如早花般的零落。
           我不会再建造“桃色反应堆”,正是相反,我只是默默地注视那片夜空。当一颗巨星升起,我将挥手而去。
    烟岚不起,向晚的风不吹。
    也许,一切都未发生;
    也许,一切正在发生。
    远方,隐约传来阵阵浑厚之声,我依稀地听见:“路还长,让我们一起走吧。”
    整整一个夜空,却没有一丝回声,知识窗外的潇潇夏雨。一夜倾盆。。。。。。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